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鼠一鼠二小龙女

别有“洞”天安乐窝

 
 
 

日志

 
 

骡子与马的困惑  

2007-11-21 13:24:58|  分类: ☆☆☆何惧鼠目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了部队,我们最先学到的是一句话,确切地说是两种动物——骡子和马。(连长高诚语:“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骝骝,三个月后骡子走人,马跟我上!”)”

许三多在查字典仔细研究了骡子后说:“我是新兵连最早现形的骡子,而成才就是最好的马。”

    许三多和成才,两个从下榕树走出的孩子,用伍六一的话说“一个精得像鬼(成才),一个笨得像猪(许三多)”,他们的成长之路完全不同,却殊途同归,他们的个性,他们的坚持,他们选择的道路都是与他们的童年环境分不开的。而他们的反思和改变,他们各自的成长,便各有各的曲折。

    许家的三个孩子,仅从“一乐”、“二和”和“三多”这三个名字来看就能看出三多在家里的地位和成长环境,一个并不富裕的农村单亲家庭,三个儿子本来就是一件挺累人的事情,而老大没什么本事,老二不务正业,这个老三更是又笨又怂,常常被村里的小孩欺负,这个显得多余的孩子自然给了困窘的父亲转移情绪的理由。三多曾说自己挨的耳光比走的路还多,也许有一点夸张,但从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出三多成长在一个从来不会被认可的家庭,从小在饥饿和打骂中长大,从来没有人告诉他来到这个世界上要做什么,为什么活。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无穷无尽的耳光使他勇于认错,也急于认错,因为认错可以使惩罚的是程度降低,久而久之,成了习惯。

    许三多是大家公认的傻子,他到底比别人傻多少?他刚到部队时连正步都走不好,他刚到钢七连时是一个晕车的装甲步兵,他被分到最边远的三连五班去看守那些看不见的管道,他被分到最无用的岗位去当“副坑长”,他似乎听不懂别人那些转弯抹角的解释,那些所谓集体荣誉的教育对他也只是对牛弹琴,他只做他认定“有意义”的事情。他是否真的听不见那些冷嘲热讽,是否真的不知道那些夹枪带棒的话是冲着自己?他是否真的不知道自己处于困境?剧中不止一次地暗示,并不是这样。他对自己的困境其实是知道得非常清楚,但他暂时不知道去解决,于是他便露出经典的大白牙,傻傻地笑着,在他成长的过程中,他的傻笑“打败”了很多人,于是他就可以专心地去做那些简单的、力所能及的事情。高诚对此作了精辟地评价:“他每做一件小事的时候,都象救命稻草一样抓着,有一天,好家伙,他抱着的已经是让我们仰望的参天大树了。”

    稻草,就是有意义的事,他的自我也在做一件又一件有意义的事时慢慢觉醒。因为他的笨,很少有人有耐心明确的告诉他该怎么做,于是他的自我便这么混沌着,当他突然明白一件事有意义,就如同在满天的乌云中投下一道阳光,照亮他的一段路程,他就会记住一辈子,他记得爹跟他说要好好活,因此他在懒散的五班仍然理内务(理全班的内务)、站军姿(他的军姿由最差站到了连团长都会夸奖)、踢正步;他记得老马班长跟他说要做有意义的事,他认为修路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于是他一个人修成了当年团长一个排的人都没有修成的路;他弄明白如果不想史班长走,他就必须做尖子,于是他就由一个会被全连抛弃的孬兵做成了全师的尖子。许三多是个傻子,一个被生活的苦难蒙蔽了自我的傻子,而傻子一旦开了窍,那些聪明人便只能站在单杠下面仰望着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安静地飞了。顺便说一个细节,许三多腹部绕杠的最高纪录并不是那次轰轰烈烈的333个,而是367个,在那次之后他又做了多少次呢?想吧!呵呵。

 

    与土骡子许三多相比,成才无疑是天马,在新兵连,他就是最优秀的兵,各项指标都是最好的,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但也许是他作为村长的儿子从小被人宠惯了,他很少会关注到别人的感受,别人也很少能走入他的世界,他自己对此安之若素,浑然不知。他知道在口袋里装三种烟,分别敬各级领导和战友,他觉得自己这一点做得很聪明,但他并没有意识到所有人对此的反感,无论是长官还是战友。电视剧没有交待他自己吸什么烟,而我觉得他自己吸的烟肯定是与给战友的一样,因为他自己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穷兵。

    他在七连演习失利最沮丧的时候提出了离开,成为七连有史以来第一个跳槽的兵,只为了一个班长的位子以及继续做狙击手,他的这一行为放在许三多以“我是七连第四千九百七十六名士兵”回答袁朗加入老A的邀请之后,显得那么没心没肺,他的行为马上换得从不发火的史今对他泼酒并愤然离席,而他仍未领会,直到他离开七连的那一天,全连只有许三多一人因为同乡的情谊去送他,他还没有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委屈得大叫:“我以为自己没处下全连的人,也处下了半连的人,没想到……”在军事技能上,他也许是聪明的,但在为人处事方面,他是个白痴。

    跳槽后的他并没有受到重用,原因他是想不明白了,但我们都可以想明白,是新的连队不能信任和重用象他这样的人。于是他被调去了五班,那个许三多曾经修过路的地方。

A招兵的时候,他打好背包去应征,战士们客客气气送他上车,车开走后立刻转身回去了,对他没有任何留恋。

但他在部队里唯一关心的人就是许三多,无论是在他得意还是失意的时候,他都在同时为许三多着想,许三多是他唯一的朋友。而这也是袁朗认为他唯一的一个可取之处。

袁朗对他的点评是他的军人生涯中受到的最沉重的打击,这个打击令他深深地反思自己,再见到他时,他更平和,也更深沉。没有了往日的张扬,也知道了感恩。

有了这些,他可以走得更远。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